喝茶烫了嘴

高贵的树总是要带着泥土一同迁徙。

空位

   你和我之间隔了一个空位

   像一条河流安静地流淌

   也像一朵曼陀罗悄然的盛放
    
   这个空位,没有人敢觊觎

   这个空位,像一座难以翻越的高山

   我不太敢望向你,你的眼神貌似充满迷离

   我也不太敢靠近你,我怕我的鲁莽会吓到你

    
   我讨厌这个空位

   然而我却不愿意离开

   我幻想着有一天坐上这个空位

   这样,我又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命运似得,你走进了我的世界

   在时光荏苒中

   像爬山虎遮盖了整个城堡

   慢慢地盘踞了我的心

这一季寒意遁去

古老的手磬绽开了佛花

传颂着的昙摩千年不变

俊婺忽至,引破岁月的静寂


我伫立在深情的晚秋,冥想

爱慕着的北国的冬雪,清冷

你,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身旁


像一股暖流

从遥远的回归线涌来

这一季的寒意遁去无踪

因为你,也因为我。

流浪时代

那棵斜立的苍翠的高树上

点缀着三两只洁白的玉兰花

鹅卵石铺就的小道旁

静卧着一只黝黑的老猫


细雨飘落,芳华四溢

湖畔的情侣也依偎着嬉笑

老猫一脸严肃

踱开了悠闲的脚步


欢快的节奏乍起

仓惶逃窜在低矮的茶树


主人也给过它一个温暖的家

曾几何时,翩然地离别

似是带走了这世间的繁华


梦里走遍天涯

饥饿在放肆地喧哗

茶树下才没有酷烈的炎夏

且暂算是一个家